当前位置:复坤网 > 生活 > 万象 >

疑似被同伴推下水女子女儿发声-女子被同伴推入水库

前几天一名女子被同伴推入水库的事件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有消息称两人是闺蜜,相约去水库游行,而昨天晚间疑似被同伴推下水女子女儿发声,她称母亲和涉事女子并不是闺蜜,而是25年前的同事,两人也是最近几天才见到的,不知道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要如此对自己的母亲,她希望警方能给出一个说法,而不是因为所谓的抑郁症导致的。接下来,大家可以和复坤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疑似被同伴推下水女子女儿发声

 

10月26日晚间,一名自称“被同事推下水事件当事人女儿”的人,也就是刘某某的女儿借助网络发声,对警方提出的“因抑郁症推人下水”的说法表示了质疑,并希望能给出一个清楚的说明。

 

记者注意到,网络发声借助的是腾讯新闻平台,且显示已被“官方认证”。从其介绍的内容来看,刘某某的女儿认为妈妈和史某某只是10多年前的朋友,自己和爸爸之前都没见过。此外,她认为抑郁症一定不是史某某杀她妈妈的借口。

 

这名自称是刘某某女儿的人在网上发文介绍说,10月20日,她和妈妈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偶遇到在某小区路边卖水果的一名女子,妈妈和对方攀谈了两句就走了。后来妈妈说这是她十几年前的朋友,应该就是史某某。刘某某女儿说,她不认识史某某,所以没法确定,但她们不是闺蜜关系。

 

10月21日早上大概10点左右,史某某打电话约她妈妈去爬山,妈妈本不愿意去,可后来还是同意了。直至当晚5点多,她见妈妈还没回来,有点奇怪,打电话也是关机。刘某某女儿说,她听说失踪人口超过24小时才能报案,所以当时就没有报警。等到10月22日下午2点左右,爸爸报了警,永阳派出所受理了。刘某某女儿说,之后她爸爸给妈妈的好朋友杨阿姨打电话,这才知道,史某某约她妈妈爬的是无想山,当时还约了杨阿姨,可杨阿姨那天有事,就没有一起去。

 

直至后来被警察喊到派出所做笔录时,她才知道妈妈掉水里,且不幸身亡。刘某某女儿讲,起初以为史某某和她妈妈骑电瓶车路太滑掉进水里。直至网上传出那段视频,她才知道妈妈是被史某某推下水的。

 

刘某某女儿在网上说,10月25日,她和家人看到了警方的通告,说史某某有抑郁症,证实了史某某杀了她妈妈。她觉得很奇怪,妈妈也只是史某某十几年前的朋友,爸爸和她都不认识史某某。

 

刘某某女儿网文中提出,抑郁症一定不是史某某杀她妈妈的借口。她称自己也得过轻度抑郁症,且知道发病时思维很清晰,没有说想要杀人。到26日为止,刘某某女儿认为,警方还没有给她和家人一个清楚的说明,对方也没有上门道歉,一点回应都没有。“我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杀我妈妈,如果说史某某和我妈妈有矛盾有仇,或者我妈妈欠她钱,我和家人都会知道,也会主动给警察提供线索。”刘某某女儿说,她希望警方能给一个清楚的说明,而不是说因为抑郁症。

 

 

以下是受害人刘某某的女儿在“九派当事人”栏目中的发声:

 

10月20日,我和妈妈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偶遇到一个在某小区路边卖水果的女的,我妈妈和她攀谈了两句就走了。我妈妈说这是她十几年前的朋友,她应该就是史某,因为我不认识史某没法特别确定,但她们不是闺蜜关系。后来我听爷爷奶奶说史某和我妈妈是25年前工厂里的同事。

 

第二天早上大概10:00左右,史某打电话给我妈喊她去爬山,告诉我妈妈她已经到楼下了,可妈妈并不愿意去,因为她还要给我做饭,我马上就要去上班了。可是不知道史某怎么劝我妈妈,把她劝了下去。

 

一般情况下我妈妈都会在下午5:00去我单位给我送饭。我那天很忙,一直忙到5:30,我才想起来要吃饭,我还想怎么我妈妈还没有把饭送过来,我给她打个电话也是关机。

 

随后我问我爸爸,我爸爸说也不晓得我妈妈去了哪里。因为我爸爸上夜班,我一直到晚上9:30下班才回到家,等我到厨房一看,案板上我妈妈中午切的肉丝已经风干了。可我爸爸听朋友说失踪人口超过24小时才能报案,所有就没有报警。

 

等到10月22日下午2:00左右我爸爸报警,永阳派出所受理了。警察拿出了我们小区的监控录像截图给我爸爸看,问他图片里推着电动车一块儿走的两个女的哪个是我妈妈,我爸爸就说是穿橘色衣服的,警察问我爸爸却不确定,我爸爸说确定,然后警察让我们回家等消息。

 

回到家后,我爸爸给我妈妈的好朋友杨阿姨打电话。因为在我妈妈被史某某带走的那天早上,我妈妈有联系过她,告诉过杨阿姨自己要和一个十几年前的朋友爬无想山,还问杨阿姨要不要一起去。可杨阿姨那天有事,就没有和我妈妈一起去。那时候我们才知道,我妈妈说的爬山是去无想山。

 

于是我爸爸就想去无想山找我妈妈,正在路上警察就打电话说让我爸爸过去做笔录。我爸爸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警察就说我妈妈出事了,其他什么都没讲,出了什么事也没说。

 

等我们到了警察局录笔录时,才知道我妈妈掉水里去了。当时警察也没有说为什么掉水里去了,怎么掉水里去了?因为那天下雨,我们就猜可能是史某和我妈妈骑电瓶车路太滑掉进水里了。

 

大概晚上5:00左右,警察就告诉我们尸体已经打捞上来了,我们主动提出去殡仪馆看一下尸体。等我们回到家,警察也来到了家里,让我们签了一个解剖尸体的单子,好了解一下真相。然后警察告诉我们在家里等待尸检报告就可以,他说大概两三天报告就会出来。

 

可在那天晚上,网上就开始传我妈妈被史某推下水的监控视频,那时我们才知道我妈妈是被史某杀了的。

 

10月23日,我们打电话给永阳派出所的警察,警察说这个这个事情不归他们管了,案发地在洪蓝要去找洪蓝派出所。后来我们联系到洪蓝派出所想了解一下情况,那边警察告诉我们要等两天,等尸检报告出来。

 

10月25日,我们看到了警方的通告,说史某有抑郁症,证实了史某杀了我妈妈,我们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杀我妈妈的人姓史。我妈妈也只是史某十几年前的朋友,爸爸和我不认识。

 

10月26日也就是今天,我们去了洪蓝派出所打听情况,一个姓任的警官就说要等尸体鉴定报告下来。我们提出看一下完整的我妈妈被史某推下水的视频,他说要问一下领导,然后就去出警了。我们等了好长时间,他回来后又说这个案子属于谋杀,也不归他们管,让我们去找永阳派出所的刑警大队。

 

所以我们又坐车回来,回到我们一开始报案的地方。在永阳派出所三楼问一名刑警,刑警又跟我们说,尸体鉴定报告要等7天,让我们在家里面等。然后我们问他能看不能看监控视频,他讲那个视频不能给我们看。我们问他什么时候能看视频,他说要等法院开庭才有可能会给我们看视频。

 

他还说有那个精神方面疾病(抑郁症)的人,他的行为在正常人思维看来就是非常不正常的,但他自己认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常的。这句话很耐人寻味。他还让我们去找个专家去问问抑郁症这个事情,为什么抑郁症会杀人,可我们哪认识什么专家。其他就什么都不跟我们说了。可是抑郁症一定不是史某杀我妈妈的借口。我也得过轻度抑郁症,我知道我发病时思维很清晰,没有说想要杀人,我就搞不明白了,这为什么要推到抑郁症上面去呢?

 

到今天为止,案发到现在已经6天了,警方还没有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说明,对方也没有上门道歉,一点回应都没有。我们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杀我妈妈。如果说史某和我妈妈有矛盾有仇,或者我妈妈有欠她钱,我们都会知道,也会主动给警察提供线索。

 

视频如何流出?

 

“针对网上说事发时有人在旁边拍摄,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扬子晚报记者找到了当地的一位知晓部分内情的居民,他告诉记者:“该案发生在21日中午12点,但报案是22日,说明事发时并没有人在场。案发后, 应该是水库管理方正常查看监控录像后报的警,或者是溺亡人被过路人发现后报警的。网上流传的视频,可能是在调取该段录像的过程中流出的。”

 

据该知情人介绍,这段视频可能是手机翻拍的,因为正常的监控画面是固定的,而这个画面是移动的,且有抖动。“虽然画面挺令人惊愕,但这也有利于该案的公开公正调查,还能还原事实的真相,不能武断地说这种做法不妥。”该知情人说。

 

随后,记者顺着监控记录的信息寻找,先是找到了水库管理方,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并不负责监控的管理,只负责水库水面的巡查,他建议记者找景区的管理方询问。记者找到景区管理方时,一名工作人员称该景区是跟另一家公司合资开发的,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双方也有过协调。

 

“看过视频的人很多,有当事方家属、亲戚,还有管理方、警方等,不能断定是谁发上网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研究发现:现实动机居多

 

近两日,一段女子系鞋带被同伴推下水库的视频在网络热传,事发地为江苏南京溧水区无想山水库。视频显示,两名女子在水库边玩耍,一名橘衣女子弯腰系鞋带时,同伴黑衣女子突然将其推下水,自己也一起落水。

 

据漩涡视频报道,10月24日,景区证实情况属实,警方已经介入。南京市公安局溧水分局称,两人均已溺亡。民警表示10月22日就已立案侦查,推人者之前服用过抑郁症药物。

 

该事件引发了网友对于抑郁症患者的讨论:“不是说抑郁症患者其实都很善良,只会伤害自己不会伤害别人吗”“可别让抑郁症背黑锅,抑郁症是自杀,这可是谋杀”“抑郁严重到一定程度会演变成自杀扩大化,我有一个病人就是想要勒死自己的老婆然后自杀”……网友纷纷表示。

 

健康时报记者查阅文献了解到,在一篇名为《抑郁症涉案特征及其刑事责任能力评定》的论文中,天津地区抑郁症引发凶杀案的比例达到14.6%,仅次于精神分裂的27.8%,而且这只是2008年的数据。

 

辽宁省兴城市复员军人康宁医院和北京安定医院联合发表的《43例抑郁患者伤害杀人案例分析》显示,抑郁病人伤害杀人行为以现实动机为主(占86%),病理动机仅为9.3%;以冲动作案多见(占81.4%),蓄谋作案占14.0%;伤害对象中相识但非亲非故者占44.2%,其次为配偶和无关者,各占18.6%;伤害程度以死亡最多,占60.5%。

 

2017年,北京市安康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在法医学杂志上刊登的一篇的研究显示,在2001~2014年该中心受理的、具有凶杀行为的40例抑郁症(抑郁发作)患者中,凶杀行为的多以扩大性(55%)和间接性自杀为主(35%),且70%在杀人后有自杀行为。

 

北京市安康医院学者王靖曾发表研究指出,抗精神病药物治疗能有效预防精神障碍患者的重复违法,应重视对精神障碍患者的治疗。若精神障碍患者能够得到充分有效治疗,而且病情保持稳定,那么严重暴力行为的危险因素就可大大减少。

 

我国的现状是,大多数患者未能得到正规治疗,少数能够入院治疗的患者病情好转出院后也难以坚持长期服药,因此这些患者常常处于发作治疗——缓解——停药——再次发作——病情恶化这样一种恶性循环中。

 

再加上全社会对精神疾病的认识和知晓率都处于相当低的水平,导致精神障碍患者即便康复了也会受到社会的歧视和不公正的待遇。这些因素都造成了精神障碍患者治疗率低下,容易出现违法行为。

 

辽宁省复员军人康宁医院学者赵利国、陈国岐和北京安定医院司法鉴定科张琳医生也在研究中呼吁,对抑郁患者应做到早发现早治疗,加强监管。

 

 

🔖

猜你喜欢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